相聚,分开。当掩藏在浅生空白后的回忆疯狂滋长,埋没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繁华街道。
那么,你说的那些亘古,还会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舞动吗?还会存在吗?

或许我还记得你,在未来的某一天-墨魇个人博客

 

每座城市的街角,都沉积着亢长的破碎时光,被刺眼的光线,均匀的切割。
当时间的指针停止匀速的旋转,在生与死的斑驳墙上烙出深深浅浅的印记。伸出手掌,触及的只是无法过去的曾经。

未来的某一天,或许我还记得你,那么,我们起初那些浮泛于晦暗之上的信念还会存在吗?我不知道。有人说,这个世界很小,小到天涯咫尺,这个世界有又很大,大到咫尺天涯。

也许,未来的你,早已忘记了我的模样,忘记了曾经的年少轻狂,只是在这个世界的万千人流中,重复着自己的开心或不幸,体味着人生的酸甜苦辣。
或许有一天,我还在想你,你能感受得到吗。跨过千山万水,看不尽得繁华泯灭,也许,曾经最美。
但是,这一切,还会存在吗?曾经停驻于心脏吞噬记忆不愿舍弃的污秽,如今却面对现实不得不虚伪的笑。
有时候觉得世界就像一潭池水。生活就像肆意的杂草将整个水面覆盖。心脏一层层被包围,因为赤裸的时候,没有安全感,而有了安全感,却被重量所累积。让沉在水底的我们透不过气。就像被压了千斤的重担,在凹凸起伏的道路上艰难的行走却不能卸下它。

或许我还记得你,在未来的某一天-墨魇个人博客

总之现在的生活可以用一个词语来形容,无力。
而且是难受之极的无力!所以,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只能说某一天,我,或许会想起你。
遥远,不能预测的某年某月。我在自己尚且顾及不得的时候,在想你。或与你不会理解,有一天,有这样一个人,他说所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你;他说你难过他也会跟着你难过;他说只要他开心你就能开心那么他就一辈子嘻嘻哈哈;他说他会永远记得你就算你不记得他;
有没有这样一个人,虽然说着粗俗幼稚的话却依旧能让你感动?但你感动的时候,顺便提及一下我的名字,不许长久,不需要很大的空间。
或许,无论时光怎样流逝,很多时候是真的不愿提及一些词或人,慌乱,不知所措。就像她的出现会预测被时间撕扯成碎片的将来,以及无法控制肆无忌惮的哭泣。
我不知道单凭几句话能不能解释一些纠缠不清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一个小小的约定能否真的能到达遥远的未来;那些我幻想的美好将来,那些我穿着帆布鞋在街上踏过的足迹,那些我用口语说出来的誓言;是否真的能如我所愿的按照步骤实现。

或许我还记得你,在未来的某一天-墨魇个人博客

我想,那是不可能的。
重生,我要是生命亮光,即使普照万物,我亦只能向前,不能回头。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自己能主宰世界的时候,我们尚且只是一只过了河的卒子,早已没了回头路。
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变的真理,就是一切都在变,包括你和我。
当某一天,我们都已经长大,摆脱年少的稚气,那么,你还会记得我吗?
我想,应该不会记得了吧。爬山虎的脚步已经被时间的枷锁捆绑。你的足迹亦早已被时光的水冲刷的泯灭了痕迹。
你们的记忆也该被亢长的纪年阻隔了吧。那个距离不远,却是平行。无限延伸却永不相交,守候的无奈。
如果现在我说我想重新生活还有没有人愿意相信我。

或许我还记得你,在未来的某一天-墨魇个人博客

未来的某一天,或许我还记得你。如果我说我想摆脱以前的晦涩走另一条路还有没有人愿意陪着我;如果我说我想抓紧所有靠近自己的手还有没有人愿意给我依靠。
你或许会微笑,然后低头,依旧不言不语。
呵,所有都会改变吧。就算现在说多美好的话语还是有一天会磨灭的。
但尽管这样,就当做是安慰我,也请你们说愿意。
我走,走了许多路,走过了许多崎岖,我以为下一站是美好晴天。
但当我站在路口却发现面前是更蜿蜒的山岭!但是,我早已不能回头。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但是,苦海无涯是真,回头却已无岸,即使有岸,岸边也早已消散了曾经的你。
未来的某一天,或许我还记得你,但是,我却希望,你早已忘记了我。
在花样的年华里,让彼此成为彼此的岸。至少,在想你的时候,我还有孤单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