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岁月的流逝中原来丢失的,只是我们自己。
没人愿意承认,某个明天就再也睁不开眼,至少并不知道那个明天是什么时候。
下一站可以到达的地方根本无法确定,就像风会把蒲公英吹到哪个拥抱希望的家一样虚无缥缈的忽略。
不负如来不负卿-墨魇个人博客

沉淀着的往往不是快乐也不是痛苦而是安静状态下的自省。
七月份的天迷离不定,时而有雨时而阳光又晴朗得不像话,能舒坦得让我在醒过来的时候望着浅绿色的窗帘静静躺着。但愿这种时光不建立在即将要失去的拥有上。不因是浮夸躁动的年纪,最初的轻狂跨越了最终的浮躁留下不可逾越的伤痕。

遇前几天,遇到朋友。
他说,你怎么变浮躁了。我念起的是在那个城市的无数个镜头闪过后的孤独,我说,我错得太离谱了。
我是知道的,痛苦的是我是知道但也只能是知道而无能为力。

那群曾在雨中跳舞、感动我的你们,去哪里了。
我弄丢自己了。

我想,是我记得太清楚了以至于我不敢忘记。所以,尘封的是敏感的情感,不是抖索的文字。
打算,上去之后要从一些角落里拎起放存过很久的,是不是,曾经也把一些之类放到某个地方再也不敢想起。

伸伸懒腰,吃饭的时候会有人吼,吼到我起床。
总是有家人朋友姐妹陪着吃饭不用孤单不用懒得去吃。短暂的相聚,让我记得我未曾失去你们。
回家后经常是睡眠不足,极度的不安稳,偶尔总是半夜醒来,没有惊吓的忽然醒来,梦做了一半就没了。

再也记不起做了什么,再次睡着也接不上了。
再也,接不上了。

不负如来不负卿-墨魇个人博客

失眠,晚睡,自己的房间,自己的音乐。
聚会就像一场游戏,你看着我的变化,我听你的炫耀。我变得更没有资本,你变得更加喧嚣。我听不清你的声音。
多么荒唐与可笑的过去,我是曾那么不发觉,过去的命运宛如夜晚的向日葵不会抬头望天空,那时候只是个孩子不知道什么是忧伤与孤独,一个人戴着耳机漫步嘶天裂地的,单纯得让如今的自己都羡慕不已。

原来,我曾羡慕过自己。

朋友聚会。陌生的熟悉熟悉的忘记,点点交谈中是回忆一个个片段笑得那么天真,我们度过最纯真的三个年华是陪伴而度,最顶层的那个最大的教室,我们怎能忘怀藏在小角落里终究在这个时候挖掘而起。

年华易逝,我们还在。

下一个三年,我们会如何美好与遗憾。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无法言语的故事,等待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交之以心。
有的人与故事只能永远深埋,不是因为它有多悲伤有多难释怀有多出口,也许只是简简单单因为它是个故事忘了怎么开始说如此。
我期待你的故事,想听你的故事。

向日葵是个向往美好的植物,它什么也没做,我们不能说它欺骗了我们。
只要相信它的美好,在有阳光的时候,它一直都要单纯而美好的日子。

海岛,大海。

睡在黑暗的房间,没有一丝灯光心里一直压制着莫名的恐惧,我不是害怕什么我只是不安非常的不安。屋外主人家的狗一直在鸣叫更是增添我的几分不安,手机在床边的不远处伸手可及却感觉遥远得不可想象。拼命捂着耳朵里的耳塞,音乐充斥在整个黑色的世界大声响大声响甚至掩盖了自己的心跳声。
却掩盖不了,外面世界的声音。

不负如来不负卿-墨魇个人博客

骑马,看海,听海,吹风。

很小时候开始,就有骑马的愿望其实很简单。明白自己不是个草原人,没有天然被我驯服的马所以不奢求会自己找到马匹,只求心安。于是期待在某天的某个地方,大海或草原,骑着马看着远方微微笑也就足够了。忽然间的来袭,事实是真想不到海边竟然有马。我必须得珍惜所以骑了马,看着远处浩瀚无边的大海心情真的舒畅得欢喜,吹着凉爽的海风,我说今年回来要看海了。

我看了。

很美,足够我回忆甚久。
说好带某人去看海,没想到是这么的失望在还没开口想给你个惊喜时。也许真的是你从未在乎,那么我也只能忘记。人生是一个循环的经历,太多的失望会疲倦。面向大海的时候,那么安静那么美好似乎凡世的万象都无需言语彼此明懂。我边走边丢,以为丢掉的是理所被遗弃的,最终找不到自己的时候才能发现自己把自己在半路,弄丢了。

那夜在你爷爷奶奶那,看到彼此观看电视剧的他们,心中感慨万千。
这辈子还能有多少年是彼此在一起的人还能如此在一起没有大风大浪的日子平平淡淡的幸福过着。那是难以言喻并且坚持不了的历史沉淀。走在那些已经残破的老街上,满是拥挤放不下的心来面对,海风荡在脸上。
真好,真好啊。

相识永远让我恐惧,未来的难以预测。但此时总是这样我缺乏言语。你说的多好啊,幸福要靠自己勇敢争取。我做不到,我太不安心了。

嗯,是我选择不相信的。

不负如来不负卿-墨魇个人博客

真相是个有意思的东西。
发掘到了不少真相,不用亲自说明也能知道真相,然而真相貌似往往都不是好的,它隐藏着它不出来我也无意寻找却有意发现。哎呀。原来是这样,骗了我骗了这么久还是瞒着我还是,根本只是没说而已没有的必要。真相。

真相,真的相信就成了真相。 不相信的,就成了谎言。

花开无期。
年华是毒药,服得心甘情愿。

年华若真似水,为何流转不去。
寂静的世界透着的颜色,不是赤裸裸的光芒,而是你所看不见的神秘,你想揭开。
直到你使劲挣扎让自己遍体鳞伤恍如惨笑一声,早在寻找的答案的过程已经把问题忘掉,只是一种莫名的不安让你继续寻找。

不负如来不负卿。